提升信誉平台 - 四川省政府网站发布干部任免通知

  中国经济网成都10月15日综合报道 四川省政府网站近日发布干部任免通知,具体情况如下:

  四川省人民政府决定:

  任命:

  刘永红为四川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试用期一年);

  张春祥为西南医科大学校长(试用期一年);

  文锋为四川音乐学院院长(试用期一年)。

  免去:

  任春阳的四川省应急管理厅副厅长职务;

  文云英的四川音乐学院副院长职务。

  特此通知。

  四川省人民政府

  2021年10月14日

原标题:四川任免刘永红、张春祥、文锋、任春阳、文云英等职务

提升信誉平台 - 夹缝中的乡村“老二代”: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

  夹缝中的乡村“老二代”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周楠

  上有老,下有小,过去常用来形容中年人的生活困境。在当前的乡村养老格局中,把这句话用来形容低龄老人面临的问题,也很贴切。不少60岁至70岁出头的老人,上有八九十岁的父母要赡养,下有留守在家的孙辈要抚养,有的还要攒下钱,为儿女进城买房提供支持。

  处于“夹缝”状态的“老二代”群体,他们面临的难题折射出当前乡村养老面临的局面: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已经弱化,新的养老模式尚未建立健全,政府、市场、村庄、家庭各自发力,但所提供的养老服务偏碎片化,乡村养老机制的完善面临多重挑战。

  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

  湖南省岳阳县荣家湾镇牛皋村地处洞庭湖畔,已近花甲的村民赵三来是村里有名的孝子,86岁的老父亲、83岁的老母亲,每年有一半时间跟他住在一起。

  “我家里有四兄弟,按月轮流照顾爸妈。大哥一家在广东打工,他的那份孝心由我和老婆来尽,当然,那个月的费用还是大哥出。”赵三来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两位老人年事已高,每人每年会去县里、镇里住两三次医院。他说:“现在国家政策好,医保可以报销不少费用,每次自费大概两三千元,钱不紧张,紧张的是要有人陪同照料。”

  需要赵三来夫妇照料的,还有一对孙子孙女。儿子和儿媳在四川打工,孙子孙女留在家乡读书。“儿子儿媳想趁年轻多赚点钱,两个孩子从断奶开始,就由我跟老婆带着。”赵三来夫妇早已习惯“上有老,下有孙”的生活。

  赵三来夫妇自身文化水平不高,不能辅导作业,于是花了3000元把小孙子送去课后托管,做完作业再回来。这个选择固定了赵三来的活动半径,他说:“我每天晚上八点半去接小孩,所以每天打工也只能就近。”

  妻子负责照料一家人的饮食起居,赵三来种了1.5亩水稻,闲暇时就近打零工,大多是去建筑工地。这位朴实的农民打趣道,虽然快到“退休年龄”,但他每年还能赚到一些钱,“孙子孙女的学杂费和生活费,儿子会寄回来,但肯定不够,我每年会贴一万多元。”

  他对儿子的资助不限于此。儿子儿媳跟他商量过,为了让小孩有更好的学习条件,以后想去县城或岳阳市买房。赵三来没有考虑给自己留养老钱,“到时候我如果存了钱,肯定全部拿出来资助他们,不够的话,还要帮他们去借。”

  牛皋村党支部副书记欧海洪告诉记者,村里的青壮年基本都外出务工或做生意,其中64户有两代老人,情况与赵三来家差不多。

  据岳阳县民政局副局长陈细水介绍,全县72.44万人,60岁以上的人口约13.7万,占比18.92%,其中80岁以上有2.1万人。他说:“类似家庭在全县农村比较常见,以后只增不少。”

  在采访过程中,一些与赵三来情况类似的老人,戏称自己是“老二代”——自己是老人,上面还有老父老母。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雷望红常年关注乡村老人群体,她在调研中发现,“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高龄老人群体数量明显增加,处于中间阶段的低龄老人,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压力不小。”

  “老二代”折射乡村养老四种变化

  “低龄老人所面临的问题,折射了我国乡村养老格局的多种变化,既有成效,也有隐忧。”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何倩倩认为,对此要辩证看待。

  首先是乡村的老龄化加剧。今年5月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显示,老龄化水平城乡差异明显。从全国看,乡村60岁、65岁及以上老人的比重分别为23.81%、17.72%,比城镇分别高出7.99、6.61个百分点。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造成这种城乡差异,除经济社会原因外,与人口流动也有密切关系,大量农村青壮年进城就业甚至定居,加剧了农村老龄化程度。

  其次是村庄的空心化加剧。记者采访发现,这种情况在中西部地区、偏远农村地区比较典型。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意味着部分村庄的空心化进一步加深,进城人口越来越多,意味着农村青壮年人口的流失。

  何倩倩认为,从社会学角度来看,村庄空心化导致村庄内部社会支撑系统逐步被消解,内部结构越来越松散,“熟人社会”下的互助养老、人情往来支持、养老纠纷的调解、对不孝顺的舆论责备等机制都受到挑战。记者在湖南岳阳采访时,部分留守老人反映,儿子在外打工,多年不回家,也不给基本的生活费,不尽赡养义务。“他反正不回村里,也不怕别人说他。”一位老人说。

  三是家庭资源的代际分配面临挑战。雷望红在中部多地调研时发现,一些老人生重病后,选择不去治疗,去世后被发现其实有一定数额的存款。雷望红告诉记者,这种选择背后有两种考虑,一方面是子辈要进城买房,孙辈要进城就学,家庭资源有限,要么投向城市,要么投向乡村。留守老人还考虑到治病费用可能极大,加上一旦失去自理能力,也缺乏照顾和尊严,因此选择了把资金留给子孙。岳阳县民政局救助股负责人陈再兴近年来接待了很多想申请低保的老人,“家庭条件其实还可以,有子女赡养,但是子女在城市买房后,每个月要还数千元贷款,家庭压力很大。”

  四是养老保障体系的持续完善。“低龄老人既能赡养高龄老人,还能帮助子辈、孙辈,背后是党委政府持续强化和完善养老保障能力和体系,给予了一定支撑。”何倩倩认为,近年来,从农村养老保险到高龄补贴等等,相关养老资源不断下沉,危房改造、安全饮水建设、农村电网改造升级、集体经济分红等等,对乡村老人的生活质量改善很有意义。

  记者在湖南多地农村了解到,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每月有103元农村养老保险金;分散供养的五保老人,财政每月补贴501元/人,集中供养的五保老人,财政每月补贴748元/人;符合相关条件的残疾老人,每月享有“两项补贴”为140元/人;如果纳入低保,则按不同类别每月有数百元不等的低保金。

  何倩倩说:“还有一点不能忽视,自精准扶贫以来,基层治理体系不断完善,乡村信息建设加快,老人群体的相关信息,例如人口数量、年龄结构、身体健康状况、住房危险情况、安全饮水问题等,基层政府以前并不完全掌握,如今都建档归类,逐步纳入政府视野中,作为防贫的风险点,逐步得到消除。”

  传统养老模式在弱化,新模式未建立

  如何为“老二代”减轻负担?中部某县一位民政局局长告诉记者,相对于日益加剧的老龄化问题,政府对乡村养老的支持仍然不够。他以乡镇一级养老院为例,按当地政策,乡镇一级养老院的运营费用由乡镇承担,人头经费、水电费、生活物资费用、维修费等等,每年一般都要40万元左右。很多乡镇难以落实这笔费用,养老院院长只能长期到各级各单位“化缘”,养老院只能提供保底水平的服务。

  何倩倩此前在中部某县调研时也发现,当地前些年建设了23个公办养老中心,她调查了其中18个,发现真正运转的是6个,其中5个改制成民营机构,只有1个是政府继续经营。“核心是经费问题,建设是一大笔资金,后期运行投入更大,管理维护的安全责任也大,有的就慢慢停了。”

  近年来,也有一些社会资本进入乡村养老市场。上述民政局局长告诉记者,相关情况也是泥沙俱下,有的步子走得太快,投入大、收费高,不适应乡村消费水平,大量床位长期闲置,难以运营下去。有的浑水摸鱼,甚至出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养老变成“坑老”。

  有的地方考虑到尽量不让老人脱离“熟人社会”,由村委会组织,借助村部等场所,创办农村幸福院、日间照料中心,配备1名专职服务人员及数名兼职服务人员,为留守老人提供日间休息、休闲娱乐等服务。

  “前些年轰轰烈烈搞过,刚建的时候,每个村给3万元经费,但现在很多办不下去了,主要原因是政府大包大揽的模式,一旦没有专项经费后,就偃旗息鼓了。”一位民政干部说。

  “综合来看,政府、市场、村庄、家庭,四方所提供的养老服务基本是碎片化供给,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在弱化,新的养老模式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乡村养老出现薄弱地带,甚至出现风险点,尤其对有两代老人的家庭带来较大压力。”何倩倩认为。

  要推动乡村养老模式尽快建立健全,除了业界呼吁多年的政府加大支持、社会资本积极进入、敦促子女尽责外,受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要做好三个衔接。

  一是文化上的衔接。湖南省社会福利与养老产业协会副秘书长龙攀表示,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有的家庭认为只有无子嗣的、子女不孝的老人才去养老院。何倩倩在调研中,遇到过有的老人被子女送到养老院后,不惜以绝食、绝药来表达反对,“随着老龄化程度继续加深,机构养老将成为家庭养老的重要补充,必须帮助人们尽快转变观念。”

  二是规则上的衔接。欧海洪告诉记者,在过去的乡村社会里,子女不赡养父母会受到舆论指责。何倩倩说,村庄空心化加剧,传统办法和规则日渐失效,除了完善相关法律,外部的养老力量也需要在内生规则上与乡村社会相衔接,重新确立一套适应时代变化的规则,这离不开党委政府的支持和引导。

  三是资源上的衔接。何倩倩表示,现阶段的乡村养老正在经历转型,既不能完全脱离家庭,也不能彻底地靠政府和市场。在养老资源方面,需要厘清家庭、市场和政府的责任边界。

原标题:夹缝中的乡村“老二代”: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

提升信誉平台 - 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组进驻中国证监会等25家金融单位

  经党中央批准,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将对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等25家金融单位党组织开展常规巡视。日前,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了中国证监会。

  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中国证监会

  中央第六巡视组组长王荣军在进驻时强调,对金融单位开展巡视,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高度重视,中央巡视组将准确把握巡视金融单位工作的任务和重点,正确处理政治和业务关系,聚焦党委职能责任,加强对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的监督,深入查找党委履行党的领导责任存在的政治偏差,督促被巡视党组织认真履行党和国家赋予的职责使命,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金融需求,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巡视期间,中央第六巡视组还设立了专门值班电话和邮政信箱,接受信访举报。巡视组受理信访时间截止到2021年12月15日。

  中央第七巡视组进驻东方公司和信达公司

  根据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统一部署,近日,中央第七巡视组进驻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开展为期2个月左右的巡视。

  在巡视动员会上,中央第七巡视组组长郭旭明,对扎实开展巡视工作提出要求。他强调,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关系发展和安全。此次巡视将坚守政治巡视定位,聚焦党委职能责任,加强对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的监督。巡视将重点了解落实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等情况,充分发挥政治巡视的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作用,为金融健康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障。

  巡视期间,中央第七巡视组还设立了专门值班电话和邮政信箱,接受信访举报。巡视组受理信访时间截止到2021年12月15日。

  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国开行和农发行

  根据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统一部署,近日,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了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开展为期2个月左右的常规巡视。

  在进驻现场,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杨鑫强调,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关系发展和安全。对金融单位开展巡视,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高度重视,是坚持和加强党对金融工作的全面领导、促进党的建设特别是政治建设的重要举措,是维护国家经济安全、促进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是加强金融领域全面从严治党、促进深化反腐败斗争的重要举措。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党委要提高政治站位,强化政治责任,深刻认识对金融单位开展巡视的重要意义,积极支持配合中央巡视组工作,切实增强接受巡视监督的自觉性主动性,坚决完成好党中央交给的巡视任务。

  巡视期间,中央第八巡视组还设立了专门值班电话和邮政信箱,接受信访举报。巡视组受理信访时间截止到2021年12月15日。

原标题:十九届中央第八轮巡视组进驻中国证监会等25家金融单位

提升信誉平台 - 山东菏泽黑臭水体整治不力 水体返黑返臭问题突出

  中新网10月9日电 据生态环境部微信公众号消息,第二轮第四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深入一线、深入现场,查实了一批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核实了一批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甚至敷衍应对、弄虚作假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为发挥警示作用,切实推动问题整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集中通报典型案例。其中,山东省菏泽市黑臭水体整治不力,水体返黑返臭问题突出。

  具体通报如下:

  2021年9月,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山东发现,菏泽市黑臭水体整治长期滞后,水体返黑返臭问题频现。

  一、基本情况

  2015年4月国务院发布实施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2020年底前,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应高于90%。菏泽市地处淮河流域,其水环境质量对于淮河流域水质改善意义重大。

  二、主要问题

  (一)整治任务长期滞后

  2016年,菏泽市发布城市黑臭水体清单,确定建成区共有青年湖、双月湖、外护堤河、经四沟等3湖8河11处黑臭水体。2018年10月,菏泽市入选全国第一批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担负着山东省黑臭水体整治工作试点的重要任务。2018年申报示范城市时,菏泽市编制《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实施方案》提出污水处理能力建设、控源截污纳管、河道清淤疏浚等5大类治理项目,明确于2019年完成截污、清淤工程,于2020年实现长制久清。2019年在总投资基本不变的情况下,项目优化调整为5大类155项。

  督察发现,菏泽市未完成实施方案明确的治理项目,一些项目建设长期滞后,部分项目甚至直至督察进驻前才开始动工。经统计,155个治理项目中,有44个项目未按序时要求于2020年底完成建设,涉及工程投资总额的一半,其中17个截至督察进驻时仍未完成建设。菏泽市老城区为雨污合流区域,污水通过成阳路泵站提升至第一污水处理厂处理,但因泵站后端管网淤堵,长期以来老城区污水只能经溢流口直排青年湖东坑。根据整治方案,菏泽市应在2020年底前新建第五污水处理厂解决这一问题,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发现,每天仍有数千吨生活污水直排青年湖,第五污水处理厂截至此次督察进驻时仍未完成建设。城区句阳路东沟自南向北汇入七里河,是七里河主要污染源之一。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发现,该沟渠沿线仍有多个污水直排口,沟内垃圾遍布,黑臭严重,直至督察进驻前,菏泽市有关部门才开始沿句阳路建设截污管道。

  (二)水体返黑返臭问题频现

  根据菏泽市城市黑臭水体清单要求,除了外护堤河,菏泽市建成区其余10处黑臭水体均应于2017年底前治理达标,基本消除黑臭。菏泽市于2018、2019年两次上报完成黑臭水体整治年度任务目标,并通过山东省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督查组现场检查。

  督察发现,由于整治任务长期滞后,菏泽市仅通过河道清淤、临时截污、生态补水等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来完成整治达标任务,控源截污等根本性措施未得到落实,导致水体返黑返臭问题不断重现。2020年8月,山东省《问政山东》节目曝光菏泽市黑臭水体问题,点名青年湖、洙水河、赵王河等多处水体黑臭、污水直排问题;山东省生态环境委员会办公室也于2020年11月函告菏泽市,对双月湖、银川路沟等9条已完成整治的水体返黑返臭现象进行预警。此后菏泽市再次通过封堵污水直排口、临时生态补水换水、河道垃圾打捞等方式取得暂时成效,并于2020年12月通过省有关部门组织的长制久清专家评审。

  根据山东省设区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水质月度监测结果,2021年3月以来,菏泽市每个月都有水体返黑返臭情况,其中4月份全省6条返黑返臭水体中,菏泽市就占了4条。2021年6月督察组暗查发现,赵王河、外护堤河、青年湖等水体都存在生活污水直排、溢流现象,小黑河等水体更是有部分河段呈重度黑臭。此外,督察还发现菏泽市高新区一条长约600米的黑臭水体直接汇入刁屯河,沿线十余家营业门市及和信汽车城生活污水直排,水体严重黑臭。

  (三)水环境质量明显恶化

  督察发现,菏泽市污水管网混接错接、管网淤堵、雨污混流等问题仍较为突出,2020年,菏泽市城市生活污水收集率仅为51.9%,截至督察进驻时,建成区内仍有53公里雨污合流管网。

  污水收集存在明显短板,黑臭水体整治不断反复,导致菏泽市地表水环境质量出现明显退步。根据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地表水考核断面排名数据,2020年5月前,菏泽市未出现在全国排名后30名城市名单内,但到2020年8月直接退步到全国倒数第一,此后2020年10月至2021年5月连续8个月位列后30名城市之中。今年以来,菏泽市17个省控以上考核断面(8个国控断面和9个省控断面)出现超标的断面占一半以上,其中更是有8个断面15(月)次出现过劣Ⅴ类。

  三、原因分析

  菏泽市对水污染防治工作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对黑臭水体整治缺乏系统性、科学性谋划,推进不力,整治任务落实不到位,黑臭水体问题依然突出。

  督察组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按要求做好后续督察工作。

原标题:山东菏泽黑臭水体整治不力 水体返黑返臭问题突出